算一算這次牙齒治療也已經有兩個月了 . 最近因為治療已近尾聲 , 醫師要我決定是要為將來 , 拔掉一顆蛀牙根 , 然後作一排固定式的假牙 , 還是要應付眼前 , 只作一顆假牙 , 把這次療程先完成 .

我詢問他的專業意見 , 他回我說我自主意見強 , 所以他沒意見 . 

我愣了一下 , 印象中從起始給他治療 , 就都是由他安排 , 我配合度算是相當高的 ,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呢 ??

他是一位好醫師 , 我一顆在別家牙醫作的假牙掉了 , 我問他需不需要重做 ?? 他跟我說還能用 , 幹嘛還花錢作新的 ?? 而且他在幫我治療時 , 相當仔細 , 所以我很尊重他意見 . 要說我自主意見強 , 我完全是想不通的 .

後來我才想到了 , 原來是上次醫師助理為了我將來咬合好 , 建議我裝上下排的活動假牙 , 我沒接受 , 所以牙醫才有這樣的印象出來 .

最後我向他說明我的不方便 , 也再次跟他討論 , 終於決定折衷處理 , 先拔掉蛀牙根 , 把上排作整排固定假牙 , 下排的部份則等以後方便時再說 .

說起這件事 , 其實也給了我很多啟示 , 比如說 -- 專家的專業意見 , 對客戶來說 , 不見得是最適意見 . 再比如說 -- 有太強的自主意見 , 就容易把專業意見給排除了 .

事實上就我工作的接觸中 , 類似的經驗 , 也經常會碰到 . 

好了 , 回來看盤吧 .   

本週的盤勢發展 , 週一就跳空過週線 , 可惜由於主買盤來自外資 , 而使盤勢無法順利一路上攻 , 復再週三又跌落週線下 .

猶記得週三尾盤有好友在MSN噹我 : 盤轉弱了嗎 ?? 是不是該跑了 ??

當然我回他 , 不只不該跑 , 還該是加碼好時機 . 可惜就算是我 , 我也沒那勇氣 . 果然週四盤中就站回週線 , 昨天又上漲了近百點 .

關於下週的盤該怎麼看 ? 又該怎麼作呢 ??

就我的評估來看 , 時序漸近五都選舉 , 來自散戶的賣壓應該會日漸增加 , 至於大戶或公司派 , 我認為這一段期間以來 , 外資大買 , 指數卻未能大幅上揚 , 大戶與公司派應該已出脫不少持股 , 還有如果沒猜錯 , 政府基金應該也是低持股水位 , 籌碼明顯大幅握在外資手中 .

有朋友問 : 那這盤能買嗎 ??

我到選前的因應策略是 -- 小跌小買 , 大跌觀望 , 小漲續抱 , 大漲減碼 . 最低底限則守在月線不破 . 一旦月線跌破 , 我將只作減碼 , 賣出部位不再買回 , 除非又站回月線上 .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操盤策略 , 僅供參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