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黑鮪魚季的正式活動又要開始了,將於5月4日起至7月1日止。但是今年的第一尾黑鮪魚已於4月23日拍賣出去,重247公斤,得標金額為每公斤7000元與去年同高也是歷年最高的(義賣的不算)。與往年不同的是,以往第一尾黑鮪魚均由東港當地的餐廳得標,但今年是由來自於高雄的鴻海餐廳得標。我想其原因一是東港地區餐廳的客人消費金額無法與城市的餐廳相比,再來是這幾年東港海產街的餐廳是如雨後春筍般,一家接著一家開,原本只在新基中學附近的光復路上,再到東隆國小前的光復路,現在已經跨過菜堂橋的光復路了。整條40米寬的光復路上海產餐廳是有增無減,而在消費群無法按比例迅速擴大時,幾乎每家都經營的很辛苦,但也似乎正考驗著各家餐廳的競爭能力了。所以在外來的競爭加入後,能再有財力出來標第一尾的東港餐廳我想可能會沒有了。
今年與前年同期相比,今年至目前進港的黑鮪魚數量少了很多,並不是魚訊減少,而是今年已被菲律賓扣走了六艘船了,今年贖回的行情每艘約在500萬左右,再加上有人利用家屬焦急的心情,使用與現在熱門新聞台灣與巴紐建交的舞弊案類似的方法被騙走錢了。在這樣的狀況下很多漁船都不敢大膽的下勾抓魚,就怕得不償失,也造成今年黑鮪魚的拍賣數大幅減少,所以在此希望政府應該針對這種情形想出辦法來,讓東港的魚民能夠安心的抓魚。
也有很多朋友再詢問黑鮪魚季那麼長,那段時間最好吃。以在地捕黑鮪魚的耆老說約在母親節前後的月光暝最好,而最好的是在母親節後的月光暝,也就是說2008年是在5月19日前後一周內。更有人詢問黑鮪魚那個部位好吃,其實黑鮪魚因為他的油脂豐富,所以從頭到尾通通好吃完全視如何烹煮而定。現在我來說幾個東港在地人就喜歡吃的方式,生魚片外地人喜歡吃Toro,東港人喜歡吃皮油(介於Toro與魚肉之間的部位)或三角仔(魚腹最接近頭部的部位),因為這二個部分因為油脂很多但又沒有Toro的多,所以比Toro的入口即化又多了一點Q勁。在煎的部份則是頭魠(魚身最接近魚頭的部位),這部分用乾煎得就好比吃生魚片的Toro但是沒有他的腥味。若要用烤的則琵琶骨 (俗稱魚下巴)此部位吃下的口感就好比土雞的鮮嫩,煮湯則是魚骨頭或是魚眼睛這二樣煮湯根本就是人間美味。但是經過這幾年媒體及美食節目的大量報導及發掘,這幾樣屬於東港人黑鮪魚的私房菜也都公開於市了。以前皮油,三角仔及頭魠因為賣相較差,價格便宜。魚骨頭更因乏人問津,所以每年都很慶幸魚肉幫東港拼經濟,魚骨頭來與東港人自己分享,結果現在一條黑鮪魚的骨頭從頭到尾要近二萬元,還買不到也一樣去拼經濟了,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惋惜。再加上台北台中高雄等各大餐廳以最大的資金前來標魚,魚價更是居高不下,所以要吃黑鮪魚的代價是越來越高了。

 

 

 

 

 也有很多朋友說那在台北跟東港吃黑鮪魚有何不同,當然以純粹黑鮪魚本身來說沒有什麼不同,但是若您到東港餐廳吃還是會比在其他城市的餐廳吃便宜很多,再加上東港本身魚產豐富且新鮮(因為台灣有真正在補魚的魚港已經不多了)可以吃到很多特有的漁獲如那個魚,無目鰻等,甚至東港三寶的另外二寶油魚子及櫻花蝦(外面很多用蝦猴來代替的)。在此推薦二家餐廳都是在東港經營了近五十年了,一家叫作東昇餐廳他家的處女蟳及鰻膠是一定要點的。另一家叫作國珍海產他家最近推出的一些黑鮪魚料理都相當不錯,如用刷刷鍋方式的麻油黑鮪魚。這二家都是東港在地歷久不衰的餐廳,都有當地人一定的口碑。舉個例子,以前在作專案時想請某南部政府官員吃飯,原本要到東港的張家食堂吃,在主隨客便的情形下,我就不表示意見,但在開往東港的途中,客人問我:「張先生你是東港人那你們都到哪家餐廳吃?」我回答:「我們大慨都會到東昇或國珍吃」當場就決定更改餐廳我帶他們到東昇去吃。結果那位官員還詢問了價格,他覺得是物美價廉。我就告訴他東昇是東港的老店已近50年了(since 1961)當然有一定的水準,而張家食堂的菜不是不好吃因為他是走精緻路線,若要吃氣氛的感覺當然是到那裏去,比如說相親雙方家長見面招待外地來的未來親家。但是若您到東港純粹只是要吃黑鮪魚那就直接到魚市場去,這幾年東港區魚會設有黑鮪魚專賣區,讓遊客當場購買當場吃或者配合宅急便送貨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