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一樣勇敢-吳美君

從一個小小的廣告AE開始,一路做到肯德基全球第一位女性總經理,吳美君創下不凡佳績,事業經營令人稱羨。但光鮮亮麗的成就背後,吳美君的婚姻卻亮起紅燈,接著她在事業高峰硬生生被開除。吳美君沒有沮喪,更沒有放棄,她決定為自己的人生創造另一個契機;她花了九個月追回前夫,公開求婚,並再度在工作上找回自信,這時,她才知道被FIRED,也是人生的一種祝福。 
 

《像我一樣勇敢──被FIRED也是一種祝福》

(吳美君著,寶瓶出版)

告訴你如何從失敗的人生課題中再次找到自己,講義特摘全書菁華與讀者分享。 
 

大學畢業後,吳美君(Olga)就進入廣告公司當AE,為客戶與創意之間做溝通聯繫,常感裏外不是人,於是她決意改變,為她所喜愛的品牌而賣力…… 

離開奧美之前,我心裏只有一念:「我一定要去做客戶。」我再也受不了天天被客戶罵、被創意兇、被同事看扁的感覺了。 

剛好有個機會,以前的主管介紹我去聯合利華面試旁氏「產品經理」的職缺,我們雙方相談甚歡,很快就定下了上班的時間。夢想就要實現,於是我提出了辭呈,但心中卻有著不安。有天我忍不住對我的主管Carol說:「奇怪,就要去旁氏了,為什麼我卻興奮不起來?」 

Carol說:「你做廣告公司AE,常常換客戶,換產業,每個案子都是新鮮而有變化的,你可以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但做客戶不同,你一天到晚要面對的是同一個品牌及產品,所以你必須確定你很愛那個品牌或產業。」  

天哪,一語驚醒夢中人,這就是關鍵:我一點都不愛這個品牌啊。那麼我該如何為它加分?  

Carol突然說:「你不是很喜歡美泰兒(Mattel)的芭比娃娃嗎?John又那麼喜歡你,你為什麼不去找John談談呢?」我受到了鼓勵,立刻就打電話給John。 

John一接到我電話,我就開門見山地說:「John,你知道我要離開『奧美』去『旁氏』了吧?但我心裏有些疑慮,不確定自己會喜歡那個產品,我很後悔,想問你Mattel有沒有缺人,我很希望去做芭比娃娃。」  

John非常豪爽,立刻約我當晚到一家啤酒屋面談。他說他很喜歡我的熱情,但他警告我得從頭學起,因為我只懂廣告,不了解任何產品管理、定價、庫存管理、通路促銷、營運後勤……等,我聽了不但不害怕,還覺得很興奮,因為我知道我喜歡芭比,這些我一定可以學得很快。  

我的熱情與膽識,總是我最好的敲門磚。 

那晚在啤酒屋一談完,John立刻就找我進Mattel了。從此我最愛的客戶,變成了我的新老闆。 

進Mattel那年,我二十六歲,從一個小小的芭比「產品經理」做起。工資很低,但工作內容很多元。 

從到國外選產品、下單採購、決定零售價、抓準利潤、設計中文化包裝、製作電視廣告、船期追蹤、說服經銷商或大客戶採購進貨、提高鋪貨率、看緊店頭陳列、
追蹤銷貨明細、清倉計畫、增減訂單、修改財務預測……,若在大公司,這些工作可能有七、八個部門分工進行,但在Mattel時我全部包辦,真是萬能產品經理。 

玩具生意真是非常刺激,因為生命周期很短,要常常推陳出新,一旦訂下廣告商品,就要下很大的量給工廠生產,並且要在未來台灣舉行的VIP show中,讓所有經銷商相信我們的挑選,經銷商們才會在上廣告之前大量進貨,一旦大量進貨後,我們全公司所有人都要火速到全省出差,把所有的店頭都掃視一遍,看陳列夠不夠漂亮,排場夠不夠大……。這種事情走一輪都很辛苦了,可是我們一年到頭有五百多種玩具要上市,有二十多個廣告商品要打廣告,我幾乎天天都在精神緊繃中度過。  

在這樣的拚命下,不到一年,我們的業績就從兩千五百萬衝到了一億。表現這麼好,John也很快高升為大中華區(含台灣、中國、香港)總裁了。  

當時公司找了一個新的台灣總經理來接任,但新總經理的工作方式,不受大中華區總裁John所認可,沒有多久就請他離開了。  

John從此用「遙控」的方式(他人在香港辦公)管理我們,他天天跟我通電話,交代要做什麼事,我雖只是行銷主管,卻得幫他管理所有業務、人事、財務,其實已經像是在做總經理,但我知道我的不足,也從不敢妄想我會升到那個職位。就這樣,我們呈現無總經理狀態長達一年多。  

John繼續三不五時地與我連線討論公司的營運,當時我雖然沒有加薪,但心裏卻很有成就感。直到如今,我依然常在演講時跟年輕人分享:「不要介意公司何時給你升官或加薪,應該在乎的是你有沒有被賦予重任。」  

果真不到兩個月,有天習慣遙控管理的John,突然親自回到台灣,他約見我:「Olga,這陣子你做得很好,公司不打算再從外面找人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Mattel的台灣區總經理了。」  

那年我才二十九歲,成為Mattel全球唯一的女性總經理,也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經理。 

記得那幾年,我們的業績都能呈爆炸性成長,大家都很讚許我的表現,但我卻沒有一天輕鬆快樂過,每天想的都是工作,幾乎每個月都要出國,忙起來常常忘了自
己還有老公和小孩。 

而此時我與老公健鵬的關係也開始轉變,最佳的比喻,就像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室友,各忙各的。  

那時,他在媚登峰工作,一路高升到副總,底下統管五家公司、六十多間店,比我還忙。我們常常晚上十一點以後才回到家,小孩就交給奶奶帶,好不容易兩個人有機會聊聊天,溝通的內容也多半都是在工作挑戰上打轉,我說我今年業績要做到幾億、他說他下周要開幾家分店……。  

朋友常戲稱我們是一對「搶錢夫妻」:一個搶女人的錢,一個搶小孩的錢。聽到這樣的話,我們都覺得是讚美,當時眼睛注意的都是這些成就。 

在Mattel後來的那幾年,台灣的市場已經飽和,很難再有爆炸性成長了,但總公司卻不那麼想,他們有華爾街股市的壓力,目標還是要年年衝高成長,我們就像是瀕臨爆炸的壓力鍋,只等一個引爆點。我進Mattel的第六年,終於受不了了。  

回首我曾在Mattel努力過的這七年,的確學到了業務技巧、通路管理、庫存管理,Mattel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大量學習,幾近填鴨式的壓縮成長。 

只是,這一回首,回到家裏的我突然發現枕邊人已經陌生,我的兩個小男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成大男孩,我竟然錯過了那麼多。最後健鵬離開媚登峰選擇自行創業,凡事都得自己來,一路上並不順利,健鵬的心情也不好,做事始終不來勁。我是行動派,希望他積極一點,看到健鵬陷入低潮,我心裏又急又氣又擔心,兩人常為此而爭吵,甚至歇斯底里地說些完全沒有理性的話,這樣的夫妻關係讓我倆身心俱疲,我開始害怕回家,常常下班時回到家門口,我拿著鑰匙的手就開始發抖,我猶豫著,站在自己的家門口發呆。我決定用最決絕的方式處理,我要親手毀掉這婚姻。 

二○○一年初剛剛跟健鵬分居,我正好加入台灣肯德基,一開始擔任行銷企畫部總監,當時進去,正好公司業績處在空前的谷底,我鼓勵自己:肯德基這樣的品牌
定位鮮明、產品力強,再加上全省有一百多家餐廳都是直營連鎖,這麼棒的基礎,只要我好好做,業績一定會翻轉的。畢竟「Things couldn't
be worse.情況不可能更糟了。」 

我上任後,第一個要改變的就是喚醒沈睡的行銷企畫部,想把氣氛重新整頓起來,就是要給大家使命感,讓大家負起公司業績的責任,每一個月的新廣告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但光是信心還不夠,還要有超級行動計畫。我歸納出三件當時對肯德基能否翻轉的決勝關鍵:  

1.印象深刻的廣告片  

2.突破創新的新產品  

3.餐廳人員的熱情促銷  

想做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我首先換掉廣告公司。速食業是個非常廣告導向的產業,廣告做得好不好,業績會立刻反應。雖然奧美廣告負責肯德基的業務已十年以上,又是我的老東家,但是廣告效果不彰是數據上的現實,我還是忍痛把他們換掉了。 

從一個超級廣告公司換到還沒有名氣的小公司,這個決定當然讓我背負了極大的壓力,於是我自己捲起袖子,一面下海去餐廳實習,一面絞盡腦汁發想廣告方向,不斷以電話與他們的創意人員互動,腦力激盪討論電視廣告腳本。 

我到餐廳實習時發現一件事:過去外帶全家餐只有比斯吉一種選擇,但一線員工告訴我,他們曾將配餐改成蛋塔、玉米、辣雞翅、比斯吉四選一,效果非常好。但這個活動只在店裏頭進行,並沒有大張旗鼓地告訴消費者。 

既然效果不錯,為什麼不借力使力呢?我馬上將這個點子和廣告公司溝通。 

廣告公司提出一個腳本,故事是一個男生走進肯德基,想點一桶外帶全家餐炸雞,到了點配餐時,因為四種選擇都很好吃,他不知該選哪一樣配餐,於是他站在櫃台前說:「那個……比斯吉好了。」 

服務生回頭要拿時,他突然大叫一聲:「等一下!還是蛋塔好了。」 

當服務生回頭要拿蛋塔時,他又再度大叫:「等一下!還是玉米好了。」 

當服務生一回頭要拿玉米時,他又聲嘶力竭第三度大叫:「等一下!」 

最後廣告出現:「肯德基外帶全家餐,好料四選一,統統都好吃。」 

其實這腳本本身沒有什麼特別的創意,只不過是一個很平常的場景,有個拿不定主意的客人一直說「等一下」罷了,關鍵在於男演員的演技。 

當時廣告公司找的導演是李幼喬,一群試鏡演員中,我看上其中一個演技非常誇張的男演員,當他在試鏡當中說「等一下」時,現場每一個人都大聲笑了出來,他的聲音充滿了誇張的表情,能立刻惹人爆笑,這麼熱烈的反應,當然就是他了。當時還有人提醒我:「這個男演員長得不夠帥……。」但我非常有信心地說:「就是他了,因為他會逗大家大笑。」 

為什麼我會那麼在意演員要能令大家發笑?因為當時外帶全家餐是個上市十幾年的老產品,從它進來台灣就沒有改變過。沒有創新,只好以印象深刻的廣告讓大家想起它來。 

很坦誠地說,肯德基的店數只有麥當勞的三分之一,除非廣告非常具有震撼力,否則哪有辦法說服消費者走出門,或辛苦地開車在城市裏繞幾圈,尋找我們的餐廳買一桶炸雞? 

我給廣告公司壓力時,會幽默地說:我們肯德基的廣告一定要「語不驚人死不休」。 

還有一個傳奇的產品,就是「蛋塔」。 

大家一定都記得台灣的「蛋塔熱浪」,但卻不知道最早點燃這火炬正是肯德基。一九九八年,肯德基從澳門瑪嘉烈蛋塔的發明者取得獨家配方在台上市,立刻造成轟動,不到半年內,卻因全台瘋狂大開蛋塔店模仿而毀於一旦。  

迅速泡沫化之後,留下來的只是那個價值三十多萬元的「萬用蒸烤箱」,就放在我們的餐廳廚房內,那閒置的烤箱一天用不到一次。  

一個死掉的商品該怎樣活過來?我還是用老方法,去問第一線餐廳營運人員過去曾有什麼促銷案讓蛋塔好賣過?他們說曾把六顆蛋塔包裝成一盒賣得還不錯。 

當時快中秋了,誰規定中秋節一定要送月餅?蛋塔形狀圓圓的,不是跟月餅很像嗎?而且新鮮現烤出爐的蛋塔,總比冷冷的月餅來得有誠意。 

於是我請廣告公司設計了一個中秋節禮盒,還想了一支「月餅不要來」的廣告,內容是一個扮成中秋月餅的人進入家中,卻被人趕出去,廣告詞說:「今年中秋,送肯德基蛋塔,新鮮出爐。肯德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結果片子一上,蛋塔銷售立刻衝到頂峰,餐廳每天排滿等蛋塔出爐的顧客,烤都來不及烤,這下子我們才知道蛋塔的威力。  

這些表現讓我們中國區總裁Sam非常高興,也因為Sam對我的賞識,他要台灣總經理安排我對每一個部門的事務都積極參與,其中最實際的作法就是參加每一種「委員會」。 

不到一年,中國總裁Sam把原來台灣的總經理調到中國去,他要我接下總經理的位子。 

很明顯Sam錄用我進來時,就想培養我成為總經理接班人。我有些忐忑,覺得自己一點都沒有準備好。Sam來台灣約談我時,我跟他說:「Sam,不要吧?我只懂行銷,其他有關營運、財務、採購等工作,我都還不熟,這樣升上來會害死公司。」 

但他對我非常有信心,他說:「Olga,你有四種特質,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第一,你非常熱情,當一個領導者一定要熱情;第二,你非常有膽識,有膽識才能做大事;第三,你懂得打造品牌;第四,你知道如何建立團隊。」 

不管我是否有信心,老闆可是決定得非常乾脆。 

我即將成為一個超過五千名員工,營業額數十億的公司總經理,那是在二○○二年的九月,距離我加入肯德基當行銷企畫總監才一年五個月。我感到非常惶恐、還有一些不真實。 

二○○二年時,突然有好幾家肯德基的模仿者出現,我們內部稱它們為「copycat」。諸如KLG炸雞、吮指雞……等,他們以小成本加盟體系,廣納創業者加盟開炸雞店,不但招牌設計得相當雷同,就連菜單中所有餐點都模仿肯德基。 

這些品牌加盟店的開店策略,大都坐落在非主要都會的縣市,往往就在肯德基各餐廳對面或隔壁,可怕的是,它們的產品只賣我們一半的價錢,大大地打擊了肯德基的生意。 

誤會愈來愈大,於是我決定出手反擊。 

還是從廣告下手,我們要好好教育消費者肯德基炸雞有什麼不一樣,因為它是新鮮現做,在肯德基廚房用生鮮雞肉和獨家香料,加上特有的裹粉手法,把酥脆的裹粉炸得像「鱗片」一樣附著在炸雞上,吃起來就是外皮酥脆,鮮嫩多汁……,就是跟別的copycat不一樣。重要的是,「自己做不出,別處買不到」啊。 

我曾觀察到,在國內機場裏,常有阿兵哥帶著我們的外帶全家餐上飛機到外島,因為外島沒有肯德基。這不就是最真實,也最好的消費者共鳴點嗎? 

於是我請廣告公司重新發想腳本,目的是強調「肯德基炸雞才是王道」,我並且指名要用當兵的阿兵哥做為故事主角。結果那支「阿兵哥耍賴篇」的腳本很輕易地誕生了。 

軍隊的探親日,老媽媽送了一桶炸雞去給當兵的兒子,阿兵哥開心期待地咬下那一口,卻大叫:「這不是肯德基!」然後那阿兵哥像個小孩子一般倒在地上,邊打滾邊耍賴地說:「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 

片尾只有一句話:「吃炸雞就是要吃肯德基。」 

全片一氣呵成,完美上市。最後阿兵哥耍賴打滾的場景,成了最經典的畫面,而那兩句「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也成為年輕人的流行語。 

中國人說「趁勢而為」,一點也不錯。 

「這不是肯德基」系列廣告將肯德基的形象重新翻轉,不必數字佐證,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那股銳不可當的「勢」。我們接著拚,為了拉抬我們的老產品「原味雞」。它雖然是肯德基爺爺發明的開山始祖產品,但就是比不上脆雞的辣味脆皮受歡迎,這個狀況在世界各國都相同,只要脆雞一上市,這個可憐的原味雞就沒人要了。 

賣不好,餐廳就不敢多做,免得過時了就要丟掉,好不容易有客人點時,往往就要等,愈等愈讓人不想再點,一直惡性循環。 

我們非常不甘願這經典產品被這樣對待,於是就做了一系列市場調查,發現其實原味雞有它的一小群忠實愛用者,他們都說同樣的形容詞,說原味雞的皮很薄、很嫩。於是我們立即重新命名,直截了當,乾脆就叫做「薄皮嫩雞」。  

就這樣,我們的「小女孩篇」生出來了。當時拍片的導演是李幼喬,找到一個超級可愛的小女孩演員。她走進畫面點餐,服務生問:「妹妹,你要點什麼?」  

小女孩:「我要點薄皮嫩雞。」 

服務生嚇了一跳,連餐廳經理也跑出來,然後他們一字排開站住,一起整齊地敬禮,對著小女孩大喊:「您真內行!」 

畫面切入薄皮嫩雞的製作過程,然後帶到小女孩滿足地邊吃炸雞邊舔著手指,有人問:「妹妹,你點的是什麼啊?」 

小女孩說:「薄皮嫩雞啊,超好吃的你都不知道。」 

結尾口白:內行人的炸雞,肯德基薄皮嫩雞。 

上市時,我們又設計了一個驚人創舉,就是全省肯德基的每一位餐廳櫃台員工,凡遇到顧客點薄皮嫩雞,就一定要對客人舉手敬禮說:「您真內行!」 

在肯德基工作的前五年,在職場我瘋狂地忙碌著、每分每秒都全力以赴;另一方面,下了班我就像個彈簧鬆掉的娃娃,一個人擁抱著巨大且無力的空虛。 

每夜,在我裝潢精緻的豪宅裏,我無聊地坐在客廳沙發上,拿著電視遙控器轉來轉去,跑進我腦中的,竟然往往是我的前夫與兩個小孩。於是,失眠是家常便飯,有一陣子曾經睜著眼到天亮,一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入眠,真是生不如死。 

漸漸的,我開始對很多原來喜歡的事物失去了熱情,曾經喜歡的逛街、購物、美食、旅行,再也無法引起興趣,朋友打電話來聊天,或是邀約吃飯,我也意興闌珊,連最愛看的電影也不想去了(因為不知道要約誰)。 

我似乎對工作以外的所有事情都失去熱情,我感到孤單極了,常常覺得人生沒有意義,在人前很難笑得出來,愁容滿面,瘦到臉都凹下去,種種跡象顯示,我得了憂鬱症。 

我的好朋友Rose看到我的狀況,很心急,又不知道如何幫我,基督徒的她就拉著我在周日上教會,接觸工作之外的朋友,但是每次到那裏總覺得格格不入,大家的喜樂對照著我的憂鬱症,更是情何以堪。 

直到有一天,Rose歷經了一場痛苦的婚姻風暴,她完全沒有抱怨,甚至沒有恨,而用寬恕去面對一切,甚至還會檢討自己;而這些不可思議的態度,都是來自於她的信仰,當時讓我開始對宗教產生了不一樣的思維。 

就在受洗前的一個月,我被邀請去一個每周五晚上「讀經小組」的聚會,小組成員都是一些比我年紀還大的姐姐們,第一次去聚會,我就掏心挖肺地說出我的問題,我說我離婚了,工作壓力又很大,我很不快樂很不快樂……。 

當場一位姐妹聽到這裏,馬上問我:「Olga,你在婚姻裏一定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對嗎?是不是你的強勢導致你的離婚?你知不知道《聖經》裏有句話說:『妻子對丈夫要順服,丈夫要捨己地愛妻子。』我猜想你一定不是一個順服的人。但是順服,丈夫才會感到幸福,當你順服,你的老公就會更有信心。」 

「順服」?這真是當頭棒喝,我的字典裏從來沒有過「順服」兩個字。 

當我二○○五年一月二日受洗時,在台上失控演出「教會道歉記」,當著兩百多人面前,突然跟台下的前夫說:「請你原諒我,希望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教徒散去,眼淚散去,掌聲散去,「轟動」散去,一切的一切好像又回到原點。接下來我該怎麼做?我心裏深處到底在想什麼呢?我們該怎麼「和好」?畢竟已經是簽字離婚的夫妻,敢跟他道歉好像很厲害,但是然後呢?情感的修補哪裏是一聲歉意就可以恢復? 

某天下班前,我和一位部屬聊聊,因為我發現她近日太過專注於工作,希望她注意工作與家庭的平衡,我用自己的經驗及《聖經》箴言的一段話勸她:「不要勞碌求富,休仗自己的聰明,你豈要定睛在虛無的錢財上嗎?因為錢財終將長翅膀,如鷹向天飛去……。」
這位部屬一聽,竟對我說:「Olga,你這麼想跟老公再結婚,就去跟他講啊。」我無奈地說:「我講了,可是他不答應。」 

她非常堅定地說:「我所認識的Olga,一直是行動力很強的人,不管處理任何事情,大大小小輕重緩急,你一向是只要想做就立刻去做,只要去做了,任何事情對你來說都是易如反掌,不是嗎?在工作上如此,為什麼在感情上你反而退縮了?你在猶豫什麼?不如就去做,立刻做。」 

我只愣了半秒,就說:「好,我今天就約他出來吃晚飯。」 

最後,我鼓起全世界所有的勇氣,對我前夫說:「我們結婚好不好?」 

健鵬答應了我的求婚。就這樣,我嫁給同一個男人兩次。 

二○○五年,是美好的一年。 

我和健鵬破鏡重圓再度結婚,原來碎裂的人生又像拼圖般地找回了完整。在工作上,台灣肯德基的業績及利潤都衝到最高峰,大家信心滿滿,對我們未來能贏得第一品牌的地位也燃起了希望。 

此時我卻因一個錯誤的定價策略及一個錯誤的新產品上市而徹底失敗。 

第一個失敗,是我們每年農曆年都會做的促銷活動。這一年我們設定的活動是「買套餐加九十九元送哆啦A夢玩具」,這款玩具因為設計了太多功能,在上市前才發現一個成本竟高達八十多元。 

依過去的經驗,我非常清楚贈品的定價在九十九元時,消費者的購買意願最高;超過九十九元,購買意願馬上大幅下滑。因此,儘管活動前的財務試算下來,利潤不夠好,財務長建議我調價,並說如果不定一百四十九元,就會達不到AOP。 

我一聽到AOP就愣住了。AOP就是Annual Operating Profit的縮寫,意思是「年度營利目標」,我嚇到了,我想一月是一年的開始,又有農曆年旺季的重大壓力,難道我要第一個月就達不到目標嗎? 

頓時我竟然喪失了智慧與勇氣,考慮後我決定聽從財務長建議,將定價改成一百四十九元。結果一上市就賣得很差。與此同時,農曆年又推出了一個主打的新產品「薑汁金薯蛋塔」。 

在內部試吃的時候,憑直覺我就覺得不對,番薯幹嘛叫金薯?消費者聽不懂;再則把薑汁放進蛋塔裏,一聽就很怪,雖然很好吃,但很多人不吃薑不是嗎? 

但當我提出疑問,當場讓行銷部及新產品開發的團隊非常挫折,他們說要做個測試,看看有多少人不吃薑,結果發現只有百分之七的人不吃薑。前一年肯德基的蛋塔賣出三千兩百萬顆,大家變得比較自滿,加上看到測試報告結果還好,我再次判斷失準,同意讓產品上市。 

結果「薑汁金薯蛋塔」上市後徹底失敗。我們再做測試,問消費者為什麼不買,消費者說:「覺得薑汁金薯蛋塔聽起來就不好吃。」再回頭去檢查上市前的測試,我才發現問卷設計有問題。我們只問消費者:「吃不吃薑?」而不是問:「你喜歡把薑汁加入蛋塔裏嗎?」 

我非常震驚自己當初竟然會忽略這個細節,導致錯誤解讀這產品可以上市,不只業績沒有做到,薑汁金薯原物料的庫存讓公司又賠了好幾百萬顆的成本。 

這兩個錯誤決定,讓二○○六年一開年肯德基就元氣大傷。每三個月Sam都會從上海來台灣聽取業績報告,這次Sam來台,發現這些錯誤,非常生氣地問:「你們為什麼明明知道要把玩具定價九十九元,還定成一百四十九元?」大家啞口無言,不敢說真話,此時我鼓起勇氣承認說:「因為財務部說不定一百四十九元
會達不到AOP。」 

他一聽,氣極了。當著所有部屬的面,Sam在會議桌上用力拍桌子,幾近咆哮對著我大罵:「什麼AOP?你忘了我叫你們來這裏幹什麼嗎?你們存在的目的是要打造一個品牌,不是要做什麼AOP。你們就只想著做不到AOP就拿不到年終bonus嗎?你們不知道打造品牌是要回到消費者要的是什麼嗎?你們沒有去想消費者,卻只想到AOP,結果消費者不來,你業績做不到,還是達不到AOP。」 

Sam一語道破我的迷思,我感到羞愧極了。 

罵完後,在我的辦公室,Sam把房門關起來單獨教訓了我一頓。他說了幾句我此生職場生涯中,聽過最嚴重的責備,他說:「Olga!You failed. You failed this job. You absolutely failed!」(你失敗了!你在這工作上完全失敗!你徹底失敗!) 

我聽到這幾句話時,臉上表情僵硬,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全身發抖,幾乎不能動彈。我緊張地把雙手壓在自己的大腿下面,終於體會到什麼叫「手足無措」。 

我老闆Sam對我的「trust bond」(信心繩子)已經斷掉了。每次他來台聽簡報,對我的耐心愈來愈少,常常生氣當眾大罵我,罵完回去上海之後,我也從不敢再打電話給他。我好像被他罵傻了。 

我感到徬徨無力,還得天天面對部屬對我信心危機的威脅。我第一次感到想要放棄這個位子,心魔已經在心中扎根。 

事情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十一月十六日,肯德基在海南島舉辦大中國區餐廳經理年會,我出差前去,當天晚上我被Sam叫到他房間去,他當面fired了
我。 

當Sam把我送到門口前,我眼眶已經充滿淚水,但我努力睜大眼、努力撐著,我一點都不敢讓眼淚掉下來……。 

直到房門關上,我站在旅館的長廊上,眼淚才控制不住掉下來……。 

當天回到台北家中,才下午三點不到,健鵬沒去公司,在家裏等我,我忍不住開始啜泣,滿心的喪氣與挫敗:「我被fired掉了。我想別人一定會知道我是被fired掉的。因為沒有人不知道我多愛肯德基,沒有人會相信我是主動辭職的,大家都會猜出我是被fired掉的。我將來應徵工作時,怎麼講我離開肯德基的原因?我真的很愛這個公司,現在我連尾牙都不能參加了。我好難過、好難過。怎麼會這樣呢?」 

我哭得語無倫次,健鵬靜靜地聽著,然後他說他帶我禱告,他說神應該知道我的正直,我是做錯一些決定,但是神知道我是正直的,難過是一定會有的,但神也會帶我找到平安。 

當天晚上,教會還有個周五小組的聚會,儘管心情盪到谷底,我仍撐著去。小組的姐妹們還不知道我剛遭遇工作的挫敗,她們像往常一樣,彼此傾訴著這段時間生活的困境,我於是發起勁來,教她們要積極正面,要抓住神。這樣幫助姐妹們,我的傷痛好像馬上被治療好了。
就這樣,一般人可能會感到挫敗到一蹶不振的事,我卻難過不到一天,就好了。 

我離開肯德基的消息,最終被報紙以大篇幅報導,批評我因策略錯誤、猛打低價,讓業績掉了百分之十,因為壓力太大被迫離職,對我的批評很無情,很不公平,許多話都是無的放矢。 

我開始想像會有一群人對我指指點點,幸災樂禍,而我的親人更是會很心疼,真的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啊。 

我想了很久,決定勇敢面對家人朋友,告訴他們我真正離開肯德基的原因。把實話源源本本地說出來,我的心舒坦安靜了許多。 

那段日子還是不時有朋友關心,有些時候不是所有的關懷都帶來祝福的力量,反而是沮喪。我問健鵬如果他是我的朋友,聽說我發生這樣的事,他會怎樣問我? 

健鵬說:「Olga,你應該要覺得這是一定會發生的,因為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應該是會『幸災樂禍』的,誰叫你太早成功呢?你應從這次經驗中學習到憐憫,因為你這一生很少失敗,現在知道這滋味,以後看到別人失敗,你就真的會有同理心了。」 

回首過去,這件事其實給我很大的祝福,因為從中我學到很多,離開的這一兩年來,還是有很多媒體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很感興趣,我思考過後,不但對媒體坦承我不是自願離職,公開了我認為我該對公司負責的一些學習體驗,也告訴了日後所有對這件事好奇的人,包括我的親朋好友,獵人頭公司及我的面試新老闆……等所有人。我一點都不想隱瞞,一點都不覺得丟臉。 

我希望這個故事能讓更多人學習,學習勇敢面對、承認錯誤,學習永遠不失去信心,學習堅持做對的決定,學習樂觀面對失敗,學習珍惜身邊的家人,學習順服神的帶領,學習如何度過一個沒有恐懼的人生。 

回想我的人生上半場,好像都是汲汲營營地在追求成功,過程中我失去多少寶貴的東西?我失去過婚姻,失去過親子關係,失去過健康得到憂鬱症,真的值得嗎?
我的人生下半場要怎樣打這場球賽呢?我得好好想一想。 

因此中場休息變得非常重要。中場休息時,要檢視自己上半場有什麼失誤,下半場要怎樣避免。 

被肯德基fired掉失業後,我到老公經營的SPA公司幫忙,那五個多月,好像就是我的中場休息,在那段期間,我常常讀《聖經》、禱告,思索著我人生下半場的球賽策略。 

我的人生下半場策略,將不再是追求成功,而是追求意義。如果業績不到,我會檢討,但不再像以前那樣易怒、慌亂。歷練過上半場的一切,我知道要更謙卑,更珍惜身邊的所有。

(林曉菁節錄整理) 

發表人: greenflying 於 四月 21, 2009 13:29
標籤:
分類: 領導 | 創業 | 經營管理 | 職場倫理
迴響: 回應 (0) | 點閱 (6669)

相關文章

新增評論


(將顯示您的Gravatar圖示)  

  Country flag


支援BBCode(ex.[b][/b] - [i][/i] - [u][/u]- [quote][/quote])


提醒您:回應功能僅供會員使用,發表前請先登入。

線上預覽

八月 16. 2018 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