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手指」旅奧鋼琴家 陳瑞斌

                         國際蕭邦學會的雙年會,每個出席國家只派一名代表演奏,而代表奧地利的,赫然是這位台灣人--陳瑞斌。

有「天使手指」之稱的旅奧鋼琴家陳瑞斌,是世界多項知名鋼琴大賽的常勝軍。

1967年出生於台南的陳瑞斌,曾被國外媒體喻為「20年才出一個的天才」,五歲由父親啟蒙,六歲就彈貝多芬「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拿下鋼琴比賽的頭魁,12歲通過教育部資優兒童出國考試,13歲小學畢業就因為音樂天分而被送到奧地利學琴,走上孤獨的藝術之路。
 
陳瑞斌20歲前,就已奪得國際大賽五項金牌,摘下華沙蕭邦、以色列魯賓斯坦及羅馬等18項國際鋼琴大賽獎項。優異的表現,不只讓他相繼從維也納市立音樂學院、德國漢諾威國立音樂學院畢業,還讓他在海內外都擁有許多樂迷,並在2004年獲選十大傑出青年,2005年被選為台灣十大最有潛力人物。

歌劇洗禮文化修養升華

對陳瑞斌而言,「童年往事」是把父親上班前放下的空白錄音帶填滿他的練習;「年少輕狂」是把一腔鄉愁或許加上一些維特煩惱,全部地投入維也納的歌劇院裡。

陳瑞斌初到維也納,從最基本發音開始惡補德文,課後直接衝向對角的歌劇院,排隊搶到便宜而有限的學生票,再衝向站票區,用手巾打一個結,以示此處已有「站人」,再趕向街頭買點零食果腹。如此,陳瑞斌就可以享受並學習舞台上的虛擬人生課程。

歌劇其實是音樂、美術、舞蹈與文學的結合,在時間的篩選下所流傳下來的歷代文化藝術之精華。在維也納,歌劇院的戲碼經常更新。經由深深著迷的歌劇洗禮,陳瑞斌的文化修養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成熟。

獨立生活堅忍毅力養成
 
十幾歲的小孩獨自出國念書,生活、語言、課業都不斷遇到問題,但不管多苦,心裡始終有個聲音告訴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書念完。因為他在台灣只有小學畢業,如果半途而廢,無法在國外取得學歷,那麼未來的人生,「小學畢業,能幹嘛?」他必須時時刻刻這麼提醒自己。
 
由於家境只屬小康,並不富裕,他在國外就租了台「看起來每個琴鍵高低都不一樣」的舊琴練習,卻一再引來鄰居抗議,而被迫不停搬家,還好後來找到一座據說有300年歷史的老宅,讓「被趕到怕了」的他得以棲身,並繼續一天至少八小時的琴藝苦練。
陳瑞斌說,現實生活讓他從17歲就在異鄉獨立,不再向家裡伸手拿錢,而是「哪裡有獎學金、有錢,我就低頭去申請、去要」;他也把生活費用壓到最低,才能存錢參加各種鋼琴比賽。例如他曾把奧地利人用來餵狗的豬肉,買回去絞碎後,做成肉燥,一吃就是十幾年。
 
比賽時為了節省住宿費,他經常搭夜車,隔天到比賽場地,比完就走人;必須在外地過夜時,則選最便宜的旅館。笑稱可以當「省錢達人」的他,最想告訴學音樂的人:「你再怎麼慘,也不會比我慘,要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雖然年少異國歲月辛苦,但他仍在鋼琴為伴的日子裡甘之如飴。「有人說我台上、台下兩個人,我在台上的確是最有自信的時候,上台後,我就瑣事全忘,也不會擔心台下的人喜不喜歡我的彈奏」。
 
除了音樂外,在生活上,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獨自生活在維也納,聽不懂,看不懂,不會說,又內向,除了開始由叔父照顧了兩個月,開門七件事都得自己打理,再加上常因練琴被房東趕來趕去,得到處尋覓廉價屋。

陳瑞斌回憶時很含蓄地說,一切都還好啦!住的方面比較辛苦,因為練琴很受限制。沒有洗澡的地方,得去公共游泳池交錢洗澡。天冷了自己要去扛煤油回家燒油取暖,而且,還得一步步地扛著慢慢爬上樓。也許這些生活困境的磨練,為他培養出在練習艱難樂曲上的堅忍毅力。
 
十五歲時的維也納歲月,陳瑞斌不僅要照顧自己,還得照顧出國主修中提琴的弟弟。不但要陪弟弟練琴,幫助他考試,還要身兼雙親雙職,好讓弟弟不要吃太多苦。冬天為了練琴能有點熱氣,陳瑞斌把琴移近牆邊的火爐,因為靠近牆壁,被琴聲打擾的鄰居向房東抱怨,由於日積怨深,終於被趕出去!有時預付了三個月租金,一個月就被趕出來。但這樣的際遇,誰能從他輝煌的琴聲中聽到?

艱苦粹煉赤子之心依舊

為了省錢,陳瑞斌從維也納坐夜車去德國上課。到了德國,天未亮,他枕著琴譜袋,裹著大衣,蜷曲在長椅上睡覺。警察以為他是車站裡的流浪漢,趕他出去,卻又在看到「貝多芬」從跑路中的陳瑞斌袋中掉出,而放他一馬。在饑餓難耐時,陳瑞斌也曾去遊民收容所喝咖啡吃慈善餐,他回想起來還挺開心地直說很好吃哩!

艱苦的歲月並沒有打倒過陳瑞斌的信心與毅力,很可貴的,他依然保持著赤子之心,不斷的在藝術的領域擴充自己的疆土,追求著真善美的境界。

驚爆能量震憾西方樂壇

陳瑞斌十六歲就贏得拉赫曼尼諾夫國際比賽。在當時(現在依舊),歐洲人對自己一手蘊育出來的文化音樂藝術有絕對的自傲,總認為要掌握西方音樂藝術,捨我其誰?結果卻被一個十六歲害羞的、連上臺都不夠從容的東方少年的豐富樂思所震驚。

陳瑞斌在一九九○年羅馬國際鋼琴比賽贏得冠軍之前,十六歲就在西班牙鋼琴比賽上,被評判團頒發貝多芬作品演繹獎。獲得這非比尋常的殊榮,意謂著這個少年在音樂上已成熟到可以掌握貝多芬深刻的內涵。一九八七年夏,剛滿二十歲的陳瑞斌在義大利贏得貝里尼國際鋼琴大賽第一名之後,再次在維也納的大賽中獨佔頭魁。

這位年輕人以他天才的火光燒著了種族歧視者的眉毛,音樂之都的大街小巷,一時貼滿了有關他的音樂會海報。而這些歐洲挑剔的愛樂者對陳瑞斌細膩的、晶瑩的音色及無懈可擊的技巧,只有承認「這位來自臺灣的『陳』有著不尋常的天份……觀眾聽得幾乎屏息以待。」(Waschauer Chopin Blatter (Vienna, Austria))
 
難以置信破琴成就大師

十六歲就獲拉赫曼尼諾夫大賽獎的陳瑞斌,少年時練的是什麼琴?

陳瑞斌很平靜害羞地的微笑說,那是有次獲得一份較豐厚的獎學金,就在琴行老倉庫裡找到的一台最便宜的琴,是一個二次大戰時期的不知名Baby Grand,琴鍵都跳不起來。此琴陪了他十年,諸多大獎的演奏就在這台名不經傳的琴上慢慢琢磨出來。之後,他「晉級」到買了一臺 YAMAHA Baby Grand,使用至今。實在令人難以相信,他能在這樣的環境下,訓練自己彈奏出如此漂亮的音色和驚人的技巧!
 
放下得失… 不把比賽當比賽
 
「我不認為比賽失敗是個失敗,因為就算得獎,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認為你最好。我能拿到獎,是因為很幸運,那十幾個可以打分數的評審正好很認同我,發現我和其他選手的差異」。有了這種體認後,第一名或沒得獎,他都平常心看待。
 
在音樂領域有著亮眼成績,陳瑞斌把比賽的起起伏伏都當做小失敗,但他語出驚人地說:「我最大的失敗,是我的職業。我覺得我學音樂,本身就是一種失敗,因為我和家人都不知道要為音樂付出這麼多!」
 
陳瑞斌認為,走專業音樂表演路線,是一種賭博。有人說,一個家庭要培養出一個音樂家,必須富過三代才可能;但陳瑞斌的祖父在市場賣菜,父親是小學老師,「以這種富三代的邏輯來看,我不知自己為何變成音樂家」,只好盡一切力量,嘗試破解「三代魔咒」。
 
音樂表演是陳瑞斌的興趣,只要觀眾喜歡,他就深受感動。他曾經遇過很多挫折,例如有些奧地利人認為,只有奧地利人才能彈好莫札特的曲子,讓陳瑞斌倍感辛酸,也凸顯華人在西方樂壇打拚的辛苦。
 
現在,他把國外表演當作對外國人士的機會教育:在古典音樂世界,華人也能脫穎而出;他也回過頭來教育華人觀眾:不要以為只只有西方人士才可以在樂壇出人頭地。
 
摘自【經濟日報╱鄭秋霜】陳瑞斌平常心敲響天使音符 2008.08.13 及 少年陳瑞斌勇闖維也納的感人故事(7版) 張潤儀 旅美鋼琴家
 
發表人: greenflying 於 八月 13, 2008 15:04
標籤:
分類: 音樂
迴響: 回應 (0) | 點閱 (4698)

新增評論


(將顯示您的Gravatar圖示)  

  Country flag


支援BBCode(ex.[b][/b] - [i][/i] - [u][/u]- [quote][/quote])


提醒您:回應功能僅供會員使用,發表前請先登入。

線上預覽

十一月 15. 2018 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