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4日接替陳沖接任金管會主委,金管會從此進入陳裕璋個人管制時代。
陳裕璋與馬總統性格相近,都是超級愛自己的人,陳裕璋就是馬英九的影子。但是,馬總統高喊開放,金管會卻把管制無限上綱,壽險公司購置資產有極厳格規定,連那裡不能買也要管到底。
最可怕的是金管會把白色恐怖昇華到最高點,沒有一個銀行主管敢對金融改革發言。就連証所稅,券商員工也被老闆管得死死,因為金管會有生殺大權。
這三年,台灣的金融業幾乎是原地踏步,馬政府痛斥扁政府的二次金改有問題,但笫三次金改又在那裡?
這次第三方支付的爭議,很明顯可以看出金管會仍停留在農業時代。還有蔡衍明批陳裕璋:「蔡明忠什麼都可以,吳東亮什麼都不可以」,完全看出金管會完全管制的心態。
陳裕璋終於走下舞台,但台灣金融業已困死三年。希望下一個主委曾銘宗能令人耳目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