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所稅磨刀霍霍,終於在立法院闖關成功,馬總統把通過證所稅列為立法院加開臨時會的第一個案子,國民黨立院黨團及部會首長都宣示,證所稅只能進、不能退。證所稅非課不可,絕無妥協空間,看了股民心頭直打冷顫。

 

在國民黨大官眼裡,股市好像是淘金的地方,且很多人賺到大錢都沒有繳稅,所以,馬總統把開徵證所稅列為他尋求歷史定位的試金石。殊不知在他追求歷史定位之際,已踏出了錯誤的第一步。今後他的追求歷史定位之旅,恐怕步步維艱。

 

股市是很容易賺錢、淘金的地方?錯了!回頭看,近二十年來,台灣股市恐怕是個大錢坑,藝高膽大、賺到很多錢的人恐怕是少數。九把刀拍了一部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炮而紅,票房賣座奇佳;我們姑且換個名字「那些年我們一起買過的天價股」,就可知道股票市場的殺戮有多麼慘烈。

 

第一輪的殺戮,先從金融股看起。一九八○年代,台灣在金融業寡頭壟斷的年代,金融股成了投資人的最愛,從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年,台灣的金融股與資產股頻創歷史天價,最具代表性的是國泰人壽漲到一九七五元,三商銀中的華銀到過一一二○元,一銀是一一一○元,彰銀到過一○五○元,都到達千元天價;併入交銀的中國商銀漲到八六○元,還有併入永豐金的台北商銀漲到一一八○元,中華開發一度漲到一○七五元,如今這些金融股幾乎都只剩下尾數。

 

像彰銀(2801)最低只剩九·四五元,華南金(2880)剩一三·六元,第一金(2892)跌到一二·二元,國泰金(2882)剩下二四元,最慘的是開發金(2883)一度只剩下五·○七元,這些闖過天價的金融股,都像燕子飛了,從此沒有再飛回來的機會。

 

伴隨金融股狂飆的資產股,一個是華園飯店(2702)漲到一○七五元,後來最後跌到五·一元,台火(9902)靠著土地,一度漲到一四二○元,後來最慘跌到二六。在資產狂飆的年代,國建(2501)、國產(2504)、太設(2506)都漲到一八○元以上,後來房地產泡沫化,國建剩五·一九元,國產一度跌到二·二五元,太設差一點淪為全額交額,股價只剩○·四四元。

 

一九八○年代,台灣是金融寡占與房地產飆漲的年代,因此,創造了很多天價股,不過大環境改變,這些天價股摔得比誰都慘,很多八○年代在銀行股賺大錢的人,在九○年代又幾乎賠光了,房地產在九○年代狂跌,不僅銀行受創,很多人財富縮水,從此永不翻身。

 

到了九○年代以後,電子股幾乎成了股民的最愛,很多投資人從原先極度不喜歡電子股,到最後瘋狂愛上電子股,最後言必稱電子股。但是電子股起落更大,能夠全身而退的並不多。

 

九○年代,最早狂飆的主機板,華碩(2357)到過八九○元,配角則有技嘉(2376)漲到四三九元,微星(2377)也到過二八○元。主機板後是NB股,最早是廣達(2382)漲到八五○元,英業達(2356)也漲到四二八元,葉國一賺到最多錢就是在這個時候。

 

那個時候連倫飛(2364)也漲到一○五·五元,華宇(2381)也漲到三一九元。後來華宇最慘跌到一·○九元,減資幾次後,現在是四·六九元;高育仁家族的倫飛,每次選舉就炒一下,不過愈炒愈低,已剩下一·九元。

 

九○年代,有很多電子代工業出類拔萃,鴻海(2317)到過三七五元,華通(2313)到過三三七元,二○○○年我帶考察團到惠州參訪看華通,股價就在三百多元,那個年代連楠梓電(2316)都漲到一四三元。

 

到了二○○○年前後,出現了一些傳奇,像波灣戰爭帶出台揚(2314)漲到一七五元,CD-R狂熱讓中環(2323)漲到二一三元,錸德(2349)漲到三五○元,已下市的精碟(2396)漲到三五九元,都是驚人天價;那個時候巨擘(8053)未上市,行情價驚人,老闆邱丕良不可一世,如今負債四二·七四億,已宣布聲請重整,股價天天跌停。還有後來被羅福助入股的吉祥全(2491)前身訊碟,股價最高飆到五一二元,最後跌到○·七九元。

 

另一個突然崛起的是被動元件,因為被動元件大缺貨,突然造成的漲價風潮,國巨(2327)漲到一五二元,讓陳木元與陳泰銘兩兄弟賺到大錢;當時飆漲的華新科(2492)漲到三二八元,凡是與被動元件有關的無一不飆漲,像天揚(5345)漲到二一四元,華容(5328)漲到八三·五元,凱美(5317)漲到六二元。

 

再來是IC設計出現了兩匹黑馬,最飆的是聯發科(2454)漲到七八三元,另一匹黑馬是威盛(2388)。蔡明介的聯發科在二○○○年已經紅透半邊天,這十幾年下來,聯發科一直追求競爭力,如今仍是台灣最大的IC設計公司,很值得肯定。

 

但是威盛二○○○年的榮景只是曇花一現,威盛當年想跟INTEL一較長短,後來卻敗下陣來,股價後來最慘跌到四·八九元。今天看到威盛的面貌,很多人都很關心宏達電(2498)會不會是威盛的翻版。去年宏達電才創了一三○○元天價,今年業績與股價都節節敗退,最慘已跌到二七五.五元,再不守恐怕會很難看。

 

IC設計是因為台灣有很好的半導體產業的根基,其實今天很慘的DRAM都有過一番風潮,像茂矽(2342)在一九九五年曾經漲到一一二·五元,華邦(2344)也漲到一○六元,快閃記憶體的旺宏(2337)也漲到一○五元,如今都剩下個位數。

 

還有已下市的茂德(5387)最高價漲到一五一元,力晶(5346)也漲到八○·五元,今天卻跌到○.五六元;其他有過高價的包括華亞科(3474)四○·九元、南科(2408)七七·五元,聯電(2303)也曾漲到一八七元,連矽統(2363)也都飆過一六九元,以六吋廠為主的漢磊(5326)也漲到一一三·五元。半導體產業都曾有過一波榮景,但二十年夢幻,如今僅剩一家台積電對台灣的股民有交待。

 

看到DRAM的慘況,最近面板股開始出現急跌,像華映(2475)曾經到過六四元,當年很多面板廠搶著要併華映,但是林蔚山夫婦捨不得,華映如今跌到○·八四元還會跌停板。彩晶(6116)已縮小規模,但股價還是跌到一·二元。最近友達(2409)與奇美(3481)雙雙跌破面額,這是不祥之兆,因為面額棄守,股價要跌到多低都有可能;友達的九·○三元,奇美電八·八八元,都是創了上市以來歷史新低。

 

時至今日,如果回頭看當年廣達將廣輝併給友達,現在看起來,是林百里非常英明的決策。面板業者苦,而且是到了苦不堪言的地步。

 

最近觸控面板的勝華(2384)大跌,恐怕還要面臨一次面額保衛戰。勝華在二○○○年當紅的時代,股價一度漲到二二七元,後來慘跌到只剩四·八三元,因為觸控面板又大起。但是觸控產業好景不長,洋華(3622)從五一八元天價一下子跌到五○·八元,介面(3584)則從一四三·五元跌到二一·○五元。

 

下一個看起來會很慘的慘業恐怕是太陽能。目前中國的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已成殺戮戰場。最早在美國掛牌的無錫尚德,股價已剩天價十分之一,負債三七·九億美元;LDK更慘,負債六四億美元,今年首季又大虧一·八五億美元,看起來若不是官方力挺,恐怕老早已破產了。

 

台灣的太陽能股,最飆的是益通(3452)一度漲到一一○五元,茂迪(6244)也漲到九八五元,後來昱晶(3514)也漲到四一六元,中游的中美晶(5483)一度漲到三七五元,合晶(6182)漲到二六八·五元,綠能(3519)也漲到二八八元,愈是前面上市的太陽能股股價愈高。

 

但是大家一窩峰跳下去,未來的結局恐怕是悲慘的;因為除了台灣同業互相殺戮外,還得看中國大陸的業者未來如何展開大淘汰賽,太陽能股未來會跌到哪裡?千萬不要預設立場。

 

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大炒太陽能逆變器,盈正(3628)一上市就狂炒到五六五元,才一年多光景,盈正已跌到四六·一元。當年與盈正一起狂炒的科風(3043),已從一○二·五元跌到一○·四六元,股價依然跌停不起。

 

去年台股一度漲到九二二○,台股也崛起所謂的四千金,包括宏達電的一三○○元,大立光(3008)到過一○○五元,TPK宸鴻(3673)也到九八二元,碩禾(3691)到九○五元;但這四檔個股只有大立光勁強站在五○○元以上,TPK最低跌到三一八·五元,碩禾最低僅剩一八五元,宏達電則是前面那個「一」不見了。

 

這是台灣天價股的宿命,首先是當股王的大都沒有好下場。像二○○○年被動元件當股王的禾伸堂(3026)高漲到九九九元,後來跌到一六·○五元,威盛是最赤裸裸的展現。而○六年才一度漲到一二○五元的益通,如今跌到九·一一元;想想看,有多少散戶投資人葬身其間,很多個股都可留下「紀念碑」。

 

回顧台灣股市,說穿了是一般散戶套牢的血淚史,但是那些做大官的人卻以為台灣股民都沒有繳稅,必須稅上加稅。想到這裡,散戶們必須醒過來,想想看,台灣股市還有什麼值得留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