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審服貿,國民黨團暗渡陳倉,巧妙過了第一関,卻引來民眾激烈抗爭,學生攻入立法院議場。
政府已鐡了心,非得讓服貿過関不可。但服貿絶非台灣經濟的萬應𩆜丹。像金融業都把服貿恊議當𢦓台灣金融產業再起的仙丹,其實並不必然。
因為,中國金融業最好的甜蜜期已過,未來中國要面對泡沫調整,這個時候西進機會不大。另一個要面對的是中國金融業的低本益比,低股價凈值比。在眾人都說:服貿協議過関,台灣金融股會大漲!我的看法相反,這一期今週刊,我指出:台灣金融業沒有能力打亞洲杯,服貿協議過関,是金融股跌勢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