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所稅上路恐怕木已成舟,非幹不可,最後的結局,恐怕全民都要承擔。財政部長張盛和拿宋朝楊萬里的「桂源鋪」:「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意思是台股終將利空出盡,證所稅的衝擊將雲淡風清。

 

不過我的看法不是如此,三個月前,我也用過楊萬里這個詞,但我的意思是開徵證所稅,讓資金跑去炒房、炒土地,建商高價買高雄、台中的土地,未來在證所稅開徵後,受到衝擊的大戶可能出走,台股恐怕只能低量盤旋。堂堂溪水出前「村」的那個「村」,是指資金在外頭找機會。

 

五月證所稅定案,我在《財訊雙週刊》發表一篇文章,題目是:「台灣經濟恐大勢已去!」這半年來台灣經濟急轉直下,也在我原來的預估中。

 

馬總統說:改革要戴鋼盔往前衝。這回張盛和部長也說,縱使丟掉烏紗帽也要讓證所稅上路,又說證所稅百分之百開徵,他可以提頭來擔保;又說飛機的機頭正在跑道滑行,即將拉起來。第一時間,我的感覺是台灣經濟可能會墜機!大家回頭想想,今年元月馬總統順利當選連任,台灣的人民對未來無不充滿了期待,台股從六六○九漲到八一七○,二月台股日均量一四二九億元,三月也達一○二一億,台股價量齊揚。但四月討論證所稅,台股就像洩了氣的皮球,四月日均量縮到七七七億元,此後日均量只有九月超過八百億元。

 

而股市的低迷也引爆了各項併發症,包括景氣對策訊號、GDP連九降,然後是砍軍公教年終獎金,然後是九A立委,再來是減特別費,一切的困難都因證所稅而起。

 

但是現在政府碰到困難了,卻仍要勇往直前,總統執意要課證所稅,眾官員也只能投總統之所好,卻不知把台灣經濟前途都一併賭上去了。只要證所稅上路,台灣經濟是好不了的,在我看來,馬總統是了好幾兆的錢買到虛幻的「公平正義」四個家,除了自我感覺良好,也把台灣經濟前途埋葬掉了。

 

張盛和為了推證所稅,舉了很多似是而非的理由:一、他說全球股市都走空,這話是錯的。到目前為止,全球下跌的股市只有中國、阿根廷及西班牙三國,漲最多的泰國、菲律賓、德國、委內瑞拉、印度都超過兩成,香港股市今年上漲一九.九五%,表現可圈可點。還有八個國家的股市寫下歷史新記錄。可見,在歐美印鈔票救巿的情況下,全球股市仍然欣欣向榮,連希臘都漲兩成多,何來空頭巿場?

 

二、張部長說,今年一到十月,台股均量九○○億左右,量能並沒有減退,這句話是故意說給外行人聽的。

 

今年台股最大量出現在馬總統當選後的二月,那時全民對馬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充滿樂觀期待,有好幾個交易日出現一千六百及一千七百億的大成交量;二月整月成交二.八五兆台幣,三月還有二.三四八兆。到了四月政府端出證所稅,成交量立刻縮到一.五五兆。

 

此後半年,台股只有五個交易日成交量破千億,如果扣掉二、三月的大量,台股圴量只有六百多億。九○○億之說是在玩數字遊戲。例如,十月成交量只有一.四兆,日均量只有六一九億元,累計前十個月日均量也只有八四四億元。

最近,台股力守七○○○點,那是政府用力在守,如果把政府的手拿走,台股恐怕會更吃力。

 

三、張部長說八五○○點以上才課證所稅,九成以上的人不會受影響;殊不知受影響的那一成的人悄悄走了。最近台股只能撐住幾檔權值股,讓指數好看,很多季報表現好的個股,上檔賣壓很重,那是因為有高就有人變現退場。

 

我認識的一位台商,他在中國賺很多錢,這些年他不買房地產,買了幾十億股票,每年除權配股息,去年單是股息交稅就交了六千多萬,二代健保補充費也交了六百多萬。他在台灣沒有薪資所得,卻是繳納所得稅的大戶,他自認最愛台灣。這回他生氣了,這半年來,他天天賣股票,賣到年底,全部出清,賣掉台灣的股票,換買港股,同樣買績優股配息,結果一毛錢的稅也不用交。這只是眾多個案的一例。

 

那些受證所稅影響一○%的人,一句話不吭,悄悄走了,台股成交量還會再縮。明年股市有災難,恐怕還得有人出來收拾殘局。

 

日前南方朔先生在他的專欄中寫下:「六邪齊全」大文,他寫下這麼一段話:「有一堆為了當官而當官的人,他們享受到官位及厚祿,只會看臉色辦事;台灣形勢日壞,財政崩潰危機迎面而來,民生日益艱困,只能唏噓嘆息而已。」

 

看到這段話,我想到張盛和部長。證所稅上路後,台灣少掉唾手可得的證交稅,證所稅又得到有限,但是,台灣失去了資本市場原有的活力,台灣的產業籌資之路受限,產業活力下滑,台灣經濟一切向下比,最後,全民陷入困局,還是得回來面對證所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