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全球仍籠罩在歐債危機的壓力中,不過全球股市在歐美央行大印鈔票的激勵下,股價仍迭有表現。以中流砥柱的美國股市為例,美國四大指數中有史坦普五○○及那斯達克一○○再度寫下新紀錄,其中,史坦普五○○刷新了金融海嘯以來新高價,最高漲抵一四二六.六八點,而那斯達克一○○則受惠於蘋果,寫下六八○.八七點的歷史天價,將股價帶向歷史新高。

 

蘋果在官司訴訟中戰勝了三星,也將聲勢拉到最高點,蘋果總市值也寫下六三八二.五億美元的歷史新紀錄。美國著名分析師預測,今年內蘋果就有機會看到九○○至一○○○美元的高價,屆時還可將蘋果市值推向新高峰。

 

假如蘋果代表了美國國力,那麼蘋果已經成了IT產業的超級巨無霸。蘋果鞏固了美國的競爭力,也讓金融海嘯以來,全球擔心的美國經濟重新站起來。○七年金融海嘯以前,美國道瓊指數寫下一四一九八.一點的歷史天價,海嘯發生後,道瓊一度跌到六四六九.九五點,如今再度站上一萬三千點以上,美股不斷展現強者風範。

 

美國股市是一個成熟市場,但今年以來,道瓊指數上揚七.七%,史坦普五○○漲了一二.二%,那斯達克上漲一七.八四%,連最弱勢的費城半導體指數也漲了九.四七%。美國股市在去年歐債危機中,是全球股市少數逆勢上揚的市場,照說美股基期已高,但今年美股表現仍搶眼。顯然在QE3(第三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沒有出爐前,美股的資金行情仍持續上演中。

 

除了美股強勢演出,身處歐債風暴核心的歐洲股市,今年以來也表現十分突出,歐洲的老大德國表現十分搶眼,今年以來德國股市上揚一八.一九%,是歐洲表現最亮眼的市場。比起主辦奧運成功的英國股市上揚三.六七%,及法國股市上揚八.六五%,德國股市堪稱是歐洲明燈。另一個表現出色的市場是瑞士股市,今年創下六五五四.一二點的新高,且年度漲幅達九.○九%。歐洲國家的股市大多數是漲勢,只有歐豬國家表現較弱勢。其中,西班牙股市今年以來下跌一三.六二%,表現最弱勢;歐債核心的希臘,小跌五.○四%,表現尚可;義大利只小跌一.三九%。

 

看一下歐美情勢,股市的表現顯然強過基本面。今年以來,歐債危機一夕數驚,歐洲的緊急救援機制從來沒有停止過。從去年底的首輪LTRO(長天期再融通操作)四八九○億歐元,到年初的第二輪五三○○億歐元,然後是希臘紓困措施,再來是ESM(歐洲穩定機制),全力拯救歐洲銀行。結果回頭來看,全球股市雖談不上昂首闊步,但是普遍都出現漲勢。

 

今年最令人驚豔的市場,出現在幾個非主流地區,最意外的黑馬是中南美洲的委內瑞拉。為了拉抬第二任的選情,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大手筆擴張支出,委國GDP(國內生產毛額)連七季大幅成長。委內瑞拉股市從○九年的三四○二八點大漲到二九五七九六點,三年內漲了八倍,這是全球罕見紀錄。

 

不過委內瑞拉猛力衝刺,已造成外債在三年內暴增三八五億美元,年通膨率達一九.四%。委內瑞拉債台高築,通貨膨脹難抑,已有專家示警委國大泡沫吹破,很可能讓委內瑞拉經濟陷入「大選後宿醉」的景象,這可能是全球一個小型大泡沫。

 

今年同樣有選舉的中南美洲大國墨西哥,也是股市創歷史新高的國家。墨西哥股市從○八年的一六四八○點大漲到今年的四一六○○點,大漲了二五二%。另一個大漲的國家是非洲的南非股市,南非從○八年的一七七七一點大漲到三五九四三點,也是大漲超過一倍。

 

亞洲今年的重心,仍延續去年東協市場的強勢。今年以來泰國股市上漲二○.六六%,印尼股市上揚八.四六%,馬來西亞上漲七.六八%,菲律賓股市漲了一七.六三%,都是去年強勢市場今年繼續有表現的顯例。這個情形也讓置身在東協市場的新加坡沾光,今年新加坡股市大漲一五.二七%,表現明顯強過香港恆生的七.八四%、韓國的五.五%。台股今年受制於證所稅,雖然八月外資買超逾九百億元,但台股表現平淡。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二○○○年以來一直是全球吸睛焦點的金磚國家,今年以來相對比較黯淡。其中俄羅斯股市今年小漲三.七%,巴西小漲二.九五%,比較強勢的是印度上漲一五.○七%,最讓大家感到意外的,是今年中國股市的超弱勢。

 

今年深滬股市在全球漲多跌少的股市中,獨自顯得憔悴,今年以來,上海股市下跌四.九%,深圳股市也下跌三.八一%,這是亞洲唯一下跌的股市,值得一提的是八月二十七日上海A股下挫三八.一四點,跌幅達一.七四%,再度寫下二一五三.○一一點的新低價,上證也創下二○五五.七○八點的新低價,同時滬深三○○也創下二二二二.○○一點的新低點。

 

回頭看歐豬國家的股市今年都下跌,但是義大利股市最低跌到一二二九五.七六點,目前卻在一五○一二.八七點;希臘股市在六四六.○八點,距離六月最低點四七一.三五點,最少相距三七%;西班牙股市在七三九八.九點與最低的五九○五.三點,最少也差了二五%。換句話說,歐豬國家股市已不再破底,但是中國股市卻頻頻破底,這似乎透露了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恐怕是出了大問題。

 

中國股市跌不休,也寫下多項紀錄,一是上證已創了四十三個月新低,上證的二○○○點整數關卡岌岌可危。最難堪的是深滬股市跌回十二年前水準,這等於意味了十二年來中國的股民幾乎是白打了。中國股市跌不停,也讓多數股民縮手,最新資料顯示,八月參與滬深兩市A股交易的帳戶總數只有六八五.二萬戶,只占總體開戶數的四.一二%,交易帳戶占整體交易比重再創新低,投資人進場意願降到冰點,<錢江晚報>報導有九成股民都被「凍僵」。

 

儘管官方一再推出利多措施,被股民期待很深的證監會主席郭樹清也一再心戰喊話,但是中國股市依然跌勢不止。假如說股市是經濟的櫥窗,中國深滬股市的頻頻破底,意味了中國經濟可能要開始陷入困難的調整。

 

眼前最核心的問題是,出口成長減退帶來製造業的疲態,最新公布的匯豐中國PMI(中國採購經理指數)值下滑到四七.八,這比七月明顯又下跌一.五%,八月的製造業PMI值創了九個月的新低紀錄,而八月的新出口訂單下滑到四四.七也比七月再跌二%,再創○九年三月以來新低紀錄。

 

七月中國出口成長只剩一%,總體來看,中國的出口仍然成長,但成長速度卻出現了大幅下滑的現象。表面來看,中國仍然是全球十大經濟體中成長最快的國家,但是歐債危機持續升級,對中國經濟恐怕是重傷害。一直以來,歐盟都是中國最大出口夥伴,但今年前七個月中國對歐盟出口一九二四.三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三.六%,而七月下滑達一六.六%。

 

特別告急的,是七月中國對歐盟核心國家出口急速衰退,七月中國對歐盟出口下滑一六.六%,對德國出口減少一八.五%,對法國出口減少二一.五%,對義大利出口大幅減少三五.八%,中國對亞洲國家出口衰退都在一○%以內,但對歐洲國家出口卻急遽滑落。假設歐債危機沒有改善,歐洲進口繼續惡化,將加深中國出口衰退的疑慮。

 

中國的出口減退也影響到台灣,台灣一到七月出口衰退五.八%,但是七月出口二四八.五億美元,衰退幅度達一一.六%,七月台灣對歐洲出口衰退一四.四%,對中國出口衰退一一.一%,可以看出兩岸出口彼此互相連結的關係。

 

除了出口減退的因素,中國GDP全力保八的努力仍有待觀察,中國第二季GDP成長破「八」,到達七.六%,但是中央政府並沒有推出進一步刺激經濟措施,尤其是七月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降到一.八。CPI破「二」,重返時隔三十個月的「一」時代,理論上,通貨膨脹回落,中央政府有更大的救市力道可以發揮,不過○八年的四兆人民幣救市措施造成可怕的後遺症,仍然讓中央投鼠忌器,只有在可控制的範圍內下調存準率及存放款利率。

 

目前中央沒有大規模救市措施,不過地方政府相繼推出大規模投資計畫。例如,山西省擬引進民間資金,推出二兆人民幣投資方案;廣東省啟動海洋經濟試驗區,擬推出一七七個重點投資項目,總投資額達一兆人民幣;重慶市則頒布全市工業投入一.五兆人民幣振興經濟措施;天津市則宣布今後四年投入一.五兆人民幣,重點建設十條產業鏈。

 

這些地方政府發動的投資計畫,仍不敵中國工資從○八年以來一路上揚,造成製造業紛紛往南移的壓力。珠三角的製造業正吹起一陣寒風,一些加工業紛紛拋棄珠三角的生產基地,將工廠搬往東南亞及其他國家。例如,目前服飾業的工資,在越南每月五百人民幣,印度大約二五○人民幣,孟加拉約三百人民幣,而在廣州則要三千人民幣,一般熟練工人則必須四千人民幣。中國工資飆升造成的成本壓力,已對中國經濟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製造業外移,下一步將使沿海城市這二十年來的繁華景象面臨調整壓力,過去火熱的房地產可能也會把泡沫吹破。這些年來,中國陸續爆發溫州與鄂爾多斯的泡沫危機,其實這只是縮影,股市下跌的背後,可能意味著中國經濟面臨嚴厲調整,而全球經濟也會籠罩在中國股市下跌的陰影中。